第三百二十一章是谁!?(2 / 2)

拜火道人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但是事态的发展还没有结束。

失控法力肆虐,如此剧烈的法力波动,对于感觉敏锐的天境修士而言,无异于在睡梦中耳旁忽然响起雷霆炸响。

本就快要挣脱幻象的南宫倩骤然惊醒。

她看到面前这仿佛要择人而噬的失控法力,老练的经验让她没有把时间浪费在震惊和思考上,她没有一丝迟疑便冲到了余乐两人身前,瞬发防护法术,迎上涌来的法力。

轰!

两者接触。

南宫倩就像是洪水中屹立的石头,一瞬间便被淹没,法术护罩仅维持了数息便被击破,余下的法力统统轰击到南宫倩身上。

整个房间被血色的光芒充斥,并且从房门涌出。

良久,邪赤兕法力终于宣泄一空。

房间坚硬的外壁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不过除此之外的东西就不一样了。

比方说邪赤兕的眼睛,比方说……南宫倩。

她弯腰拄剑,勉强站着,身上衣服损坏得像是乞丐服,衣袖裤腿都少了半截,但这还只是无关紧要的部分,真正严重的在后面。

南宫倩腰间的玉佩,手腕上的绞丝银镯,右臂肌肤上刻下的法印,藏在束腰里的符箓……全都化为灰烬。

她艰难地在怀里摸了摸,掏出一块龙纹护心镜,上面已经布满裂痕,彻底报废。

这些东西是南宫倩这些年一点点积攒下来的家当,是她最强的防御法宝,结果在刚刚的攻势中全部都毁了。

而即便如此,它们也没能挡住所有伤害。

南宫倩忍耐不住,低头张口呕出一滩鲜血,眼神冰冷,满脸怒意地喘息着。

另一边余乐这会儿才刚刚因为邪赤兕眼睛被破坏而从幻象中清醒过来,看着眼前一幕,顿时一头问号。

毕竟他刚一进屋就中了招堕入幻境,直到现在才清醒,错过了所有中间环节。

所以在他看来,就相当于画面一闪,刚刚还好好的南宫倩忽然就战损大破状态了。

“这是怎么了?”余乐问道。

“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南宫倩眯着眼睛道:“拜火道人那厮确实有个厉害底牌。远比毒水寒气要有威胁得多。”

哇哦。他原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么。余乐心道。

“那你还好吗?”余乐又关切地问道。

“不是很好,但是杀他足够了。”南宫倩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来寒声道:“等我抓住他,非要剥皮抽骨不可!”

秘境核心中的拜火道人听到这番话,脸色煞白,踉跄倒退跌坐在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语无伦次地喃喃着,“赢的应该是我。活下来的人应该是我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他宣泄情绪般大吼道:“为什么板角会突然坏掉啊!”

“哈呵哈呵哈呵……”他大声喘息着,激动道:“如果板角没坏,她已经死了!坏掉的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什么!?”

说话间,他又站了起来,冲到控制法阵前,发了疯一样调出各项记录情报。

“是谁弄坏了板角,是谁在害我!”他一边嘶吼着,一边寻找板角破损的原因。

数个光屏弹了出来,其中有一个在重复播放板角出现裂口到彻底破裂的过程,其他几个则是在展示这个过程中法力运送的情况,板角内部变化的情况,邪光释放流程的变化等等。

拜火道人双眼快速地左右移动,一份份情报记录飞快地刷过。

忽然,拜火道人猛地一锤,停止了情报的弹出,然后关掉了其他所有情报,只剩下一个光屏。

这个光屏是整个法力监控记录下属的一个子项,其内容是监控秘境供能通道中法力的性质变化。

一般来说,这是个无需关注的部分,因为秘境内环境封闭稳定,法力从来没有过什么奇怪的性质变化。

但是因为其他所有部分都没有异常,所以拜火道人一刻不停地一路扫来下,最终目光落到了这个最不起眼的情报上,然后就被其展现出来的内容吓得心头狂跳。

关于这座秘境的法力分布,一般都是这样的。在没有灵石的情况,从外界汲取的灵气,用于维持秘境本身的存在。从邪赤兕内丹中抽取出的法力,则用于给秘境内诸多设施供能。

而在刚刚,由于绝大多数供能通道都用来全力支持板角的充能,所以这部分情报的内容应该是这样。

整个秘境绝大多数地方都是一片空白,因为那里根本没有法力流过。一小部分呈现白色,那是秘境地基的地方,有灵气运转。而剩下的部分,也就是通往板角所在房间的部分,应该是一片几乎泛黑的深红色。

但现实并非如此。

前两处倒是没有出入,可是在第三处,在那一片深红色中,拜火道人看到了几丝刺眼的淡蓝色。

这看似极小的出入,意味着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

在本该全部由邪赤兕法力占据的地方,凭空出现了来历不明的异质法力!

而它们正是板角破裂的原因。

光屏上播放着影像,这几丝淡蓝色就随着深红色一起向前流动,流入到板角中,参与了邪光的发动。

然而之前就说过,板角邪光仅能用邪赤兕法力发动,因此那几丝未知法力,尽管参与了,但是没有化为邪光的一部分。

一般来说,这样细小的误差不至于出现什么大问题,板角并没有那么脆弱。它是远古邪兽邪赤兕的板角,有能力将意外涌入的异质法力碾碎成纯粹的灵气,然后分散排出去,就像人类吃了无法消化的金箔,最后也会排出去一样。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

这几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淡蓝色法力,其强度高得可怕。它们一次又一次参与邪光发动,一次又一次承受板角的‘消化’却始终保持原样,完全没有被摧毁。

仿佛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牢牢地守在板角里。

这完全超出了拜火道人的认知。

正是它们的存在,干扰了板角的正常运行,导致充能时间被大幅拉长。

而充能时间被拉长,又让它们能对板角造成更大的影响,这些影响形成细小的错误,错误不断积累,直到足以令整个制造邪光的流程失控,于是就出现了让拜火道人始料不及的一幕——板角炸了。

其原理接近于冒然破坏某些杀伐法阵,导致法阵内蕴含的法力失控爆炸。

明晰了板角自爆的原因后,拜火道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何等精妙的手段,竟然只需要几丝法力就破坏了我的底牌。还有这法力……”他喃喃道:“这样强横异常的法力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它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又是什么时候潜入秘境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