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 傅总掉马了,诺顿抱起她(1 / 2)

两个人的知名度都很高,也经常在同一个场合出现。

但没有人真的把他们想到一起去。

眼下直接公布了婚礼的讯息,彻底炸掉了全网。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

【谁告诉我这两个人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网友们大多震惊。

而神药夫妇的超话,里面的cp粉们都已经发疯了。

就在昨天,这还是一个热门邪教cp。

今天不仅没有塌房,还直接建造了一栋海景别墅。

【磕到真的了!我疯狂死亡!】

【天啊啊啊啊,快掐醒我告诉我这就是真的!】

【拜一拜嬴神和傅总,希望我磕的cp也能够成真。

很快,知乎上出现了一个新的问答。

——提问,磕的cp成真了是什么感受?

——谢邀,人在肯德基,激动得多吃了三个汉堡。

——还能有什么感受?唯一的感受是老子又可以了!我去参加婚礼了,谁也别拦着我!

——啊啊啊啊神药cp粉今天过年啦!

很快,报名官网上已经涌入了数十万人,还在不断增加之中。

钟老爷子也很高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转发抽奖。

激动之余,忍不住抹了抹眼角渗出来的泪。

他等了太久了。

这两个孩子也太苦了。

终于等到这么一天,他们能够步入婚姻的殿堂。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摩拳擦掌等候曾外孙的到来了。

嬴子衿去书房给钟老爷子送了一杯养生茶后,回到卧室里。

她看着正在设计首饰礼服的俊美男人,眉挑起:“长官,我记得你是不是有个专门磕cp的号?”

“是有。”傅昀深抬头,神情自若,“不过已经很久没有登了,差点忘了,我上去看看。”

他重新下载微博登录,一打开就卡住了。

私信箱里有上万条私信。

就在他打开的这几秒,又涌入了上百条。

【你不要脸!】

【你好,白日梦同学,看新闻了吗?我嬴神的正室是傅总,傅总懂吗?】

【不要做梦啦,人家官宣啦!快把你的名字改了!】

【哼,就算没有官宣,我嬴神也不是你的!是我的!】

全部都是在让他不要痴心妄想的。

“……”

静了三秒,傅昀深缓缓偏头:“夭夭。”

“嗯?”嬴子衿抬起头。

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话语全部都被淹没,被淡淡的翡翠沉香包裹了起来。

他很轻很轻地吻着她,随后一点一点地加深。

攻城略地一般,又轻咬了咬她的唇瓣。

柔柔软软,像是微甜的棉花糖。

没几秒,他的动作开始变得粗暴了起来,温暖的大手扣着她的腰,动作力度之大,几乎要将她融入骨髓之中。

暴烈又温柔无比。

让人沉沦。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才将她松开。

而后又轻柔地给她绾了绾发丝。

嬴子衿靠在他有力的臂膀上,沉默了一瞬,抬手戳了戳他的胸膛:“亲爱的D先生,我给你提个建议,下次你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

到现在,她都无法知道他的下一步举动会是什么。

“证明一下,你就在我旁边。”傅昀深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神情懒懒,“他们都得不到。”

他想亲就亲。

然而,微博上的粉丝们们不这么想。

【快,看这个博主,竟然还取什么名字叫做夭夭的正室,不知道正室是我傅总吗?还不赶紧把微博ID改了!】

【就是就是!那么多情敌里面,就他蹦的最欢。】

【这都不算什么了,他在每一篇文下面都会留言“写得好,我记下来了,回去试试”,听听,这是人说的吗?他不会以为他在我嬴神的床上呢吧。】

【哎呀,卧槽,姐妹们提醒我了,我现在就去超话把所有同人文一打包,想办法发给Venus集团,让他们转交给傅总!】

【傅总可以学,多学,一定要学!这个夭夭的正室就白日做梦吧。】

@夭夭的正室这个微博号也有很久没有更新了,时间停留在去年的六月底。

但网友们已经从他发的微博中挖掘出来了不少蛛丝马迹,断定这个微博号的主人也是豪门世家出来的。

追求嬴子衿的豪门子弟并不少,还有国外的几个财阀少爷在外网上公开示过爱。

只不过都没有得到回应。

理所当然的,网友们也把这个账号的主人当成了和这些财阀少爷一样的豪门公子。

豪门公子而已,哪里能和他们白手起家,又一手建立了全球第一集团的傅总比?

**

世界之城。

嬴子衿作为贤者世界回归,世界之城也不再需要贤者皇帝来操控天气了。

现在世界之城和七大洲四大洋没有什么两样,有了四季。

一月份,也逐渐开始步入冬天。

西奈一早就来到了诺顿的别墅。

她拿出钥匙开门,转了一圈后,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她犹豫了一下,给诺顿打了个电话过去:“你在哪儿呢?”

诺顿接得很快,声音是一贯的懒散冷淡:“沪城,你过来还是我去接你?”

“沪城?”西奈想起嬴子衿和傅昀深的第一场婚礼,就是在沪城举行,他们也都要过去帮忙,“可你不是给我说,让我今天来找你拿解药吗?”

“哦,我忘了。”诺顿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你过来还是我去接你?”

“……”

西奈的拳头硬了。

为了拿到解药,她认命一般:“好叭,不用你接我,我自己过去。”

她出了世界之城,又按照诺顿发来的定位,来到了目的地。

西奈抬头,看着上方游乐园三个字,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随后,一只大手盖在了她的头上:“来得到快。”

西奈还没转身,这只手又抓住她的衣服,把她提了起来。

向以前很多次一样,诺顿将她放在了肩膀上:“走吧。”

“你们来游乐园做什么?”西奈努力地缩起小身板,“你是战车,贤者战车!”

贤者战车来游乐园玩,这传出去了,形象岂不是全面崩塌?

“秘密。”诺顿扫了小姑娘一眼,看她很是好奇,“以前没来过?”

“没有。”西奈摇了摇头,“哪有时间来这种地方。”

从她记事起,她就生活在冰冷的实验室里。

每天和机械工程打交道。

同龄人所拥有的童年,是她无法触及的梦想。

“那就玩玩吧。”诺顿又将她放下来,看了眼手表,“时间还不到,你还能玩两个项目。”

西奈背着小手:“好。”

她决定和他和解一个小时。

两人接着向前走,在一个通道入口处停下。

这是一个绳索探险项目,游客十分多,排队要一个小时才能进去。

诺顿直接买了贵宾卡,带着西奈从vip通道进去。

“我要玩这个!”西奈跳起来,“困难级别挑战模式!就这个!”

诺顿也没拒绝:“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