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资源倾斜(保底更新11500/10000)(1 / 2)

[]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正文卷第一百五十六章资源倾斜漫长却又算不上有多长的暑假终于结束,开学前一天,宿舍楼从早到晚,一片轰轰闹闹。但细究起来,似乎又没之前那么热闹了。

302寝室这边,胡启和文宣宾都是下午才到的。

胡启因为家就在市区边内,来学校不过是坐40分钟公交车的工夫,和走读其实没什么区别,不过文宣宾就明显有点累,到寝室后连行李箱都懒得打开,就坐在床下开始瞪着眼珠子发呆,好像还有点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直到邵敏带头,装逼地议论起上学期的考试成绩,文宣宾才反应过来,他喵的他上学期除了会考之外,居然没有一门考及格,回家后差点被他爸打失忆。不过文宣宾还不是最惨的。对门两个寝室,还有三个哥们儿,那是直接被打得销了学号。

由于在上学期十八中参加的那场难度极大的全市统考中,那三个哥们儿摸鱼的运气实在太差,最终六门加起来总分连居然连150分都不到,这个分数出来之后,可想而知家长的内心有多崩溃。但这种崩溃,最开始还是比较主观的,并没有上升到“我儿非死不可”的高度。

然而坏就坏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糟糕的东西,最怕的就是比较。

同样是在上学期期末,程展鹏因为内心骚动得无法抑制,特地亲自主持了全校家长会,还在家长会上特意提到“我校高一第一名的同学,勇夺全市高一统考第九十九名的好成绩,可见十八中的教学质量绝无问题”,并且还在会后,把“我校第一名”的成绩单,发到了每一个到会的高一家长手中。最终那三个哥们儿的家长,在拿着自家崽和别人家的孩子的两份成绩单,做过准确的数据对比后,内心仅剩的一点希望,就被彻底摁灭。

同样是一群差不多水平的老师教的,同样是住校的孩子,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会大到这种程度?到底是先天智力的不足,还是孩子已经挣扎到了自己能力的极限?

看着自己孩子六门科目加起来,居然还干不过人家一门英语的悲催成绩,这几家人在经过一整个暑假的辗转反侧、天人交战和你死我活的协商后,最终不约而同地,在新学期到来之前,提前办理了退学手续。这么一来,原本人丁兴旺的三楼寝室,人口顿时骤降百分之十五。

但是,男生寝室这边人口损失最严重的,还并不是三楼。

男生寝室这边,少掉人最多的楼层是四楼。四楼寝室,原本是初中部的小孩子住的,不过从去年开始,由于校址搬迁的缘故,十八中因为被市里点名要求,必须“全面承担起全面接收新校址周边适龄学生入学”的任务,学籍名额必须全部毫无保留地交给所在地,所以通过收取择校费的方式来吸纳外地户口学生的职能,也就自然被取消——说人话就是,从去年开始,十八中初中部这边的生源地,就只剩下振瓯街道这四周一小块。

这或许也是十八中成立高中部的的妥协条件之一,毕竟不可能让你高中部找了外援,再允许你初中部也找外援,妈的如果大家都拿优惠条件找外援,那些底下的学校被掐走所有的好学生苗子,是不是就永世不得翻身了?所以东瓯市这边,还算是稍微给县中和乡中留了活路。

只是去年有个别县中自己不争气,自己目光短浅地把资源拱手让人了而已……

然后说回十八中宿舍楼这边,因为初一学生住得近,自然就没人再需要住校,而与此同时,去年的初三学生毕业,房间就又空出来好多。现在整个四楼,一共就只剩下6个今年刚升上初三的孩子,勉强凑出了一个寝室,晚上那环境,幽静简直都能一部拍笔仙。

于是面对这种情况,长期无事可做的校总务处,终于就忍不住动手了。

开学前一天下午,学校总务处突然对男生寝室做了极大的调整。

先是把303寝室强行关闭,把303的五名学生,外加301的一位老兄,强行打包组队,送上了四楼填充人口,接着又把今年的高一新住校生,也全都塞到了顶楼。

剩下来的三楼,只剩301和302两个寝室,共计12名住校生。楼下二楼的高三寝室,则因为提前结业的了一名学生,更是整层只剩两个寝室7个人,住得无比宽松。

傍晚时分,江森自习结束,吃过晚饭回来,一看男生寝室格局大变,稍微一想,就知道学校到底是几个意思:高三单独享受一层,自然是要为高考预备良好环境,这点没话可说。而三楼被减掉一个寝室,那显然是在尽可能地为他和林少旭减少噪音,但事情又不能做得太刻意,就保留了两个房间。而楼上的那些孩子,就是真的已经被学校的大战略给抛弃了。

这一届的初三学生,水平已经摆在那儿,住校的这几个孩子,全都只是学校里的中等水平,所以根本无所谓住宿环境怎么样。而那几个高一新来的住校生,也同样只是基础一般,不值得学校那么费心思地区别对待——今年十八中的中考录取分,仍然是全市最低的530分普高线。这而些住校的高一新生当中,分数线超过600分的一个都没有。

显然在去年高一统考分数出来后,全市各高中得知程展鹏捡漏成功,今年对优秀贫困生的观察,全都细致了不少。而十八中向来在这种事上只有捡剩货的权利,于是在今年的“捡漏大会”中,程展鹏最终再也没能捡到一个哪怕有林少旭这种水平的学生。

几轮贫困生特招程序下来,最后剩下的生源,全都好像是被人嚼过无数次的甘蔗渣,想从里面再吃出哪怕一点甜头,那特么都算人间奇迹。

程展鹏于是最终只能很无奈地按照总分挑了五个总分还算较高的贫困生回来,但其中分数最高的也才589分,而且还是体育和历史社会拿将近满分的那种,跟江森这种120分的英语能考118分的质量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完完全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对这些具体的消息,江森自然是不知道的。

但如果知道,江森定能很确切地猜出程展鹏对这届高一新生的想法——

不求出什么好成绩,只要能考上大专就行。

而且程展鹏本人,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十八中的资源,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估计要相当程度上倾斜到江森这一届和高三那四个班上面。其他孩子在这个时候入学,严格来说,已经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点子背了。

但世界就是如此。学校的资源和能力有限,为了出成绩,只能是如果这边多吃一口,那边就只好少吃一口。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有干掉全校第一的能力,这样资源才有可能分配到你嘴里。

就像江森这样,实实在在地拿出让人根本无法忽视他的成绩出来,这样就连寝室这种小小的安排,都会变得显得另有玄机起来。

“楼上好热闹啊,六个寝室全都开了!”邵敏凑热闹地特地跑上楼看了看,下来后又很高兴地说道,“这样他们早上起来抢厕所,肯定要抢疯了,咱们就爽了啊,以后想什么时拉,就什么时候拉!再也不用抢坑位了!”

“邵敏我日你妈!”正在吃泡面的罗北空拿起叉子就往邵敏脸上扔。

邵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运气总会这么差,不管说什么话,都好像会遇到罗北空“不方便”的时候,赶紧抱头鼠窜,嘴里连声大喊对不起,逃到了对面寝室。

然后这个时候,江森的特权就体现出来了。

“那就早点起床嘛。早起的早上,晚起的晚点上,不要扎堆就好了,拉个屎的事情,哪有什么难解决的。”江森继续着这个话题,把书包往桌上一放。

罗北空依然听着恶心,却只是无奈道:“麻子,老子求你了行吧,让我把这碗面吃完好不好?”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顺嘴了。”江森笑着说着,转身就往楼下去。

张荣升闲着没事,不由问了句:“你去喂兔子吗?”

江森道:“嗯,不过主要是铲屎!”

“那我也去看看!”张荣升立马兴趣满满地跟了过去。

对门302寝室里,邵敏听到两个人的话,也急忙喊道:“诶诶诶!我也去看看!”

还顺便拉上了林少旭。

四个人踩着木楼梯,嗒嗒作响跑下楼,江森拿出钥匙开门进去,把灯一开,屋子里的几只已经仿佛认人的兔子,立马就蹦了上来。

江森挨个喊着名字。

林少旭一听就懂,不由笑道:“你们全寝室都在这儿啦?”

“不是。”江森很平静道,“荣升已经死了。”

张荣升立马抓狂:“滚!你才死了!”

江森很淡定道:“不要迷信,我只是给兔子取了名字而已,跟你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张荣升咬牙切齿:“那我明天就抓只蟑螂取名叫江森,拿去喂狗!”

江森听得呵呵一笑,麻利地收拾兔子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